推荐资讯

不过战斗瞬息万变谁都不知道胜负

发布时间:2018-07-03 22:14 浏览:
 
    丁老呐呐。
 
    一想到自己在给一位真君,乃至元婴天君卖命,丁老瞬间干劲十足。苍老的步伐,越发健快。
 
    金乌堂中,没什么好收拾。大部分灵药都被陈凡提前收进养剑葫中,只是带了一些远行用具。比如烤肉架、火石、食材、帐篷等等。
 
    丁老在陈凡吩咐下,花一百灵石,雇佣了一头最上等的‘风灵鸟’。
 
    “呼。”
 
    当天晚上,陈凡两人,就坐着风灵鸟,飞出了朱魇城。向北一路飞去。北寒域很大,纵横数十万里,是数十个地球大小都不止。如朱魇城这样的城池,足有成千上万。
 
    整个北寒域,共分为三十六州。
 
    每一州的面积,都媲美地球。朱魇城所在的云州,位于北寒域最南方。而古华城所在的炎州,则在最北边,两者相隔数十万里,若陈凡直接飞过去,估计也要飞一天一夜。
 
    “但以我现在的情况,很难如此长时间动用修为。”
 
    陈凡目光微沉。
 
    风灵鸟是有名的妖兽,以耐力著称。神海境的风灵鸟,展开翅膀足有四五十米,背上坐几十个人都没问题。更有一座华丽的宫殿,立在其上。陈凡此时就坐在宫殿中。
 
    他打开天目,可以看到,五条隐隐约约的锁链,缠绕在自身周围。这五条锁链,分黑、青、白、黄、金五色。其中黑青两条锁链尤为粗,另三条则较细,全部由无形的规则之力凝聚,根本无法触摸。元婴之下,甚至看不见。
 
    “天道神链。”
 
    这五条神链,并非他人下咒,而纯粹是陈凡以欺天神术,给自身设下的封镇。
 
    “我料到圣品金丹的难度,没想到这样艰难。”
 
    陈凡苦笑一声。
 
    如果说从凝丹到金丹,是向杯中灌水的过程。当水满的时候,就是渡雷劫凝金丹的一刻。俺么陈凡不但水满,而且大大溢出一大截。
 
    那么此时,他就暴露在天道面前。
 
    神品元丹一成,天人交感,就会降下雷劫,让他凝聚金丹。偏偏陈凡不愿意,他想凝练出五种神丹,再一口气渡雷劫。
 
    “我以欺天之术,布下五条神链,将自身修为锁住。只要不施展出远超金丹的战力,五条神链没有全断,就不会引来雷劫。如掌控空间,只可小用。”
 
    陈凡皱了皱眉。
 
    刚才他只是轻轻催动五枚元丹,就感应到万丈高空处,有雷劫凝聚,如果不是立刻停手,恐怕此时朱魇城上空,已经遍布雷云了。
 
    修仙本就是逆天之行,金丹只是降下雷劫罢了。若修成合道乃至渡劫,会被整个宇宙视为生死大敌,时时刻刻降下灾厄,如同抹杀病毒般,想要除掉。
 
    正是这样九死一生渡过来,陈凡才对现在的劫难,毫不在意。
 
    “贼老天。等老子有朝一日重回渡劫期,一定要把这宇宙,狠狠捅出一个大窟窿。”
 
    陈凡抬头,遥望虚空,冷笑一声。
 
    “呼呼。”
 
    风灵鸟日行万里,前往古华城也就几十天的事情。
 
    这段时间,陈凡正好用来梳理自身所学,衡量实力,确认未来道路。
 
    “闭关前,我是凝丹期加大成神体,足以碾压金丹初期。面对金丹中期也有一战。但这都是建立在,他们只是下品金丹的情况下。”
 
    陈凡自语。
 
    金丹期与其他境界都不相同,战力不仅受到功法、等级、神通、法宝之类影响,还和金丹的品阶有关。
 
    下品金丹,和中品金丹,乃至上品金丹,有着天壤之别。
 
    “简单的说,金丹品级每提高一品,修为大约就增加一倍。每提升一大阶,就相差三倍。金丹一品与金丹九品间,差了整整九倍!而超品不仅是修为差异,更有神相与神通的区别。”
 
    正是因为这样天地的差别,才导致修士在凝丹期时,拼命提高自己的金丹品阶,希望晋升金丹时,可以站在更高的台阶上。
 
    “当然,以天荒星域的落后而言,上品金丹恐怕只有最顶级的天宗神教中,才有少数练成。便是中品金丹都罕见,大部分应该都是下品金丹。”
 
    “而我三颗小元丹,可媲美中品金丹。两颗大元丹,可媲美上品金丹。我相当于有五颗金丹之力在身,而且都是上品中品。纯以修为算,便是金丹后期,我也能一掌拍死。”
 
    当然,这只是估算。
 
    实际战起来,加上神体、功法、神通等等。便是巅峰真君,都未必是陈凡之敌。不过战斗瞬息万变,谁都不知道胜负,而且陈凡此时,更被五条神链自锁,并不怎么希望遇见那样的强敌。
 
    而且金丹品阶越高,修为提升越艰难。陈凡都不敢想象,他若修成圣品,金丹期每晋级一阶,需要多么庞大的灵气。
 
    “嗖嗖。”
 
    梳理完自身所学,巩固境界后。陈凡取出古冥寒珠。
 
    这枚宝珠里面的玄冥长河,失去了半截,已经从神料掉落下来,但依旧是顶级天料。陈凡修为若足够,完全可以用它练成一件绝世天宝。
 
    “五雷印已经有些跟不上我修为进程了,但以我现在的能力,最多练成一件准天宝。现在祭炼宝珠有些浪费。。”
 
    陈凡苦恼。
 
    他陷入深思中,忽的灵光一闪,想到某件神话传说中的法宝。
 
    “就是它了。”
 
    陈凡眼睛亮起。
 
    接下来的时间,陈凡缩在宫殿中,没日没夜的祭炼宝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