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让他们来拆卸这把手枪最快也得一分钟可苏锐的手指有什么动作就已

发布时间:2018-11-01 15:10 浏览:
葬送掉了。
 
    趴在苏锐的身上,茵比大口的喘着粗气,还是有一种惊魂未定的感觉。
 
    “你没事吧?”
 
    苏锐看着茵比脖子上的清晰抓痕,不禁摇了摇头。
 
    “没事,我没事。”茵比明显没有缓过来,这应该是她人生中第一次经历这种状况。
 
    “没事就快点从我身上起来,你那么重,快把我压死了。”苏锐说道。
 
    他这倒是实话,由于茵比发育的太夸张,因此压在他的胸口,沉甸甸的让他喘不过气来。
 
    这句打趣的话似乎让茵比紧张的心情消散了不少,她没好气的说道:“我哪里重了?女人很忌讳别人说她胖的好不好?”
 
    说着,她便撑着苏锐的胸口,想要坐起来。
 
    结果这一下,胸前的风景立刻大白于天下了。
 
    苏锐看到这种情景,觉得眼睛被晃的都睁不开了。
 
    茵比这才意识到自己走了光,然后用手挡住了胸前,故作大大咧咧的说道:“反正你那天都看过了,我还怕你多看两眼?”
 
    然后她便从苏锐的身上爬起来,捡起被扯掉的衣服,结果发现带子已经断掉了,没法再穿了。
 
    苏锐见此,把身上的衬衫脱了下来,递给了茵比。
 
    后者捂着胸口得意一笑:“算你识相。”
 
    这短短十几秒钟,她似乎已经完全忘记了之前发生的事情。
 
    不过,在她穿上衬衫的时候,一个没注意,又导致了身前空门大开,苏锐的眼睛差点被这两盏大灯给闪瞎了。
 
    穿上了苏锐的衬衫,下摆一直到了大腿中段,此时的茵比倒还显得别有韵味,在苏锐的眼中,似乎比全赤上阵要更有吸引力一些。
 
    可惜苏锐现在也没有心情去欣赏风景,他站起身来看着摔在楼梯下已经死去的高里奇,叹了口气:“自作孽,不可活,我本来还想留他一条命的。”
 
    茵比站到了苏锐跟前,大眼睛扑闪扑闪:“这么说来,你是因为我才杀了他的?你爱上我了?”
 
    听到对方如此自恋的话,苏锐嘲讽的笑了笑:“不好意思,我不喜欢胖子。”
 
    于是,才刚刚得救了的茵比便没有了半点感谢之意,瞬间已是怒容满面。
 
    赫斯基很快就得到了消息,此时已经带着人从楼梯下方赶来,看到高里奇已经耷拉着脑袋躺在一边,赫斯基的表情瞬间就不太好看了。
 
    在船上接二连三的发生了杀人事件,而且都是公然暴力殴打致死,这让安保部门的脸往哪里搁?
 
    如果有其他宾客得知了这个消息,还不得立即就引起恐慌?
 
    更何况,赫斯基他们本来已经认定这两人属于最大嫌疑人了,准备从这两人的身上来寻找盗窃案的突破口,可是,这两人就这么被苏锐给杀了,他们的案子也完全没办法继续查下去了。
 
    虽然看起来苏锐每次都有正当的动手理由,但是赫斯基真的不得不怀疑盗窃案和苏锐有关系了!他的这种行为,完全有灭口的意思在其中!
 
    “我希望你能跟我回去接受调查。”赫斯基对手下使了个眼色,几人走到苏锐身边,如临大敌。
 
    他已经查到了,苏锐是替换别人的船票登的船,因此身份更加可疑了。
 
    “我并不认为我需要调查。”苏锐指了指茵比脖子上面的血痕:“高里奇要绑架茵比,这是铁证。”
 
    “那也不能杀人。”赫斯基说道:“你把他给打死,事件的性质就已经完全不一样了,等到船靠岸,我们要把你移送给警方的。”
 
    赫斯基也不敢对苏锐来硬的,毕竟上次对方的上位者气息爆发开来,把他的几个手下都给惊的够呛。
 
    “狗屁逻辑。”
 
    苏锐冷冷的说道:“我之所以杀这两个人,有着充足的杀人理由,并没有任何需要你调查的必要。另外,如果你怀疑我和所谓的盗窃案有关,那么你就大错特错了。”
 
    苏锐说完,便牵着茵比的胳膊,准备离开。
 
    他可不准备在这件事情上面继续纠缠下去。
 
    “不许走!”赫斯基知道,如果苏锐就此离开,那么他这个安保部门负责人就可以辞职不干了!
 
    他手中的枪已经举了起来,指着苏锐的头部:“如果你再敢往前走一步,我就要开枪了!”
 
    苏锐的脚步停下来,转过身,露出了嘲讽的笑容:“你能为你刚才说的话负责吗?”
 
    赫斯基低吼道:“我负全责!”
 
    可是,他的话音还未落,只感觉到眼前一花,手腕处便传来了难以忍受的剧痛!
 
    下一秒,他的手枪已经出现在了苏锐的手中!
 
    赫斯基捂着手腕,看着苏锐一根手指插进扳机之中,一边转着枪,一边充满了嘲讽的问道:“这是不是你的枪?”
 
    此时,其他几个保镖都已经举起枪来,对着苏锐的头,但是目光之中全是惊疑不定。
 
    “就凭你们几个,还抓不住我。”苏锐摇头一笑,然后两只手在赫斯基的手枪上面随便一搓。
 
    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苏锐手中的手枪瞬间便变成了一堆零件,撒落在地!
 
    这些保镖都是精通枪支的,让他们来拆卸这把手枪,最快也得一分钟,可是,他们几乎都没看到苏锐的手指有什么动作,就已经把这一切全部完成了!
 
    这简直太震撼了!
 
    茵比站在苏锐的后面,看着一堆零件,觉得眼前的男人简直酷炫到了极点。
 
    “怎么能那么帅!”茵比的眼睛亮晶晶的,唯恐天下不乱的喊道:“喂,你们这些家伙,再敢围着我们,信不信苏锐把你们的手枪全都拆了?”
 
    苏锐听了,回头说道:“少说废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茵比顿时无语了,愤愤的跺了跺脚,她的眼珠在转着,似乎在想办法。
 
    这个女人的性格虽然直爽,但是一旦动起歪脑筋来,也绝对会让人咋舌,连号称“勇敢的狐狸”的帕罗洛都中了她的招,也从侧面说明了这个女人的狡猾。
 
    赫斯基看着一地的零件,眼皮狠狠的跳了跳。
 
    他知道,自己远远不是眼前男人的对手!
 
相关阅读